位置提示:華聲在線 > 深圳物流香港 > 湘江副刊 > 正文
把論文寫在祖國農村大地上
2020-12-11 10:03:13 [來源:湖南日報]     [作者:[作者:李屏南]]     [責任編輯:[責編:姚茜瓊]]      字體:【深圳物流香港】

李屏南

今年8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南海主持召開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時指出,新時代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豐富實踐是理論和政策研究的“富礦”,希望廣大理論工作者從國情出發,從中國實踐中來、到中國實踐中去,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使理論和政策創新符合中國實際、具有中國特色。

《振興中的村域中國:本色訪談》一書,正是這樣一部踐行習近平總書記思想的力作。這部書有深度、有厚度、有温度、有情懷,內容通俗易讀、饒有趣味,既啓迪思維,又耐人尋味,至少有下述三點啓示。

把論文寫在祖國農村大地上,就是要眼睛向下,這樣才能見微知著、發現問題。“眼睛向下”,就是把羣眾當先生,把自己當學生,秉承從羣眾中來、到羣眾中去的羣眾路線。這條羣眾路線,在該書中被歸結為“村域調查”或者微型調查與解剖麻雀式調查的方法論範疇。

為此,近年來嚴小龍教授在寒暑假和節假日,將本、碩、博三個層次的學生分成若干調研組,深入各地開展村域調查,足跡遍佈湖南、河南、河北、貴州、安徽、江蘇等諸多省份的約14個縣市30多個調研點,行程達萬里,歷時近3年。正因為如此,該書才能夠彙集諸多不同類型的生動案例,這些案例基於微觀視角而見微知著,基於宏觀圖景而析出問題。這些問題可以被集中表達為:在工農互促、城鄉互補的新型工農城鄉關係框架中,面向鄉村振興戰略和實施鄉村建設行動,怎樣才能構造與之相適應且合情合理合法的農村土地產權制度基礎。

把論文寫在祖國農村大地上,就是要真誠互動,這樣才能求諸鄉野、問計於民。農村重大政策創新,並非只是決策層主觀構想的產物,而更多地是求諸鄉野、問計於民的結果。例如,在農村改革初期,由農民發明和推動的包產到户和包乾到户等各種農業責任制形式,這些在公社時期是政策絕對不允許的,後來以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為名成為國家制度。

循着這種研究路徑,嚴小龍教授及其團隊與村民、村幹部、鄉鎮幹部等幾百人,進行真誠互動交流,瞭解當地有關農地確權、農地流轉、徵地搬遷、扶貧攻堅、村域治理等相關情況,傾聽調研對象的心聲和意見建議,既發現了許多過去所未曾發現的問題,同時也在調研中感受到農民羣眾智慧的力量,使學術研究“沾泥土、帶露珠、冒熱氣”。

基於此,他們歸納並總結出“個體化+確權確地不確股”“合作化+確權確地不確股”“合作化+確權確地確股”“集體化+確權不確地不確股”“集體化+確權確地確股”“集體化+確權確股不確地”等六種確權模式,從而為思考中國村域土地產權確認問題,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範式。這是一份勇氣,也是一次破冰。

把論文寫在祖國農村大地上,就是要實事求是,這樣才能立足實際、科學論道。該書書名中的“本色訪談”,意指如實反映和如實記錄。正如作者所説,實際的情形是什麼,就依照這種情形的本來樣態反映和記錄什麼,儘可能地貼近事實和逼近真實,儘可能地講真話、道實情。這意味着該書暗含着一種可貴的價值觀,這就是致力於將實事求是、理論聯繫實際和一切從實際出發的科學社會主義方法論原則落到實處。

這種意含推陳出新的方法論至少體現在如下方面:一是既着力傳承宏觀敍事的手法,又努力開創微觀寫實的風格;二是既進行應然性的規範研究,説明事物是怎樣存在的,又開展實然性的實證研究,解讀事物本來是怎樣的;三是既重視基於單一學科的深入挖掘,又踐行基於學科交叉的科學論道。這種科學論道的問題指向,就是怎樣才能建立健全一個合理法、懂民情又清晰可辨和易於流轉的土地產權體系。因為合法合情理的農村土地產權體系是“活化”農村土地資源、放活經營權的前提,唯有將這一基本問題解決好,圍繞土地做“文章”的農業農村改革才能夠順利推進。

嚴小龍教授的這本書,內含了許多有助於科學施策的啓示。

(《振興中的村域中國:本色訪談》 嚴小龍著 人民出版社出版)

今日論點
深讀
經濟視野